8.0

2022-09-02发布:

欧美ZσZo牲交另类地主家的娇媳妇 1-15

精彩内容:

第1章 胸越揉越大,下面也越來越水……

  「送入洞房……」

  伴著這一聲吆喝,林靈被婆子挽著送入了房間。

  進入屋裏後,她放下那個黑色靈牌,這才直起腰輕舒了口氣。小丫頭巧兒看
著新娘子嬌俏的模樣,眼都有些直了。

  早前就聽說大公子娶的媳婦漂亮,是這一片最美的小娘子。哪怕家裏窮困,
但是秀才爹把她教導的好,幾個哥哥也一直寵護著她。

  若不是秀才家出了事,怎麽會把這好好的嬌娘子,就這般輕易許給了逝去的
大公子。

  巧兒瞅一眼靈牌,想到那位風流倜傥的大公子,也是黯然了幾分。說來,這
般美麗動人的小娘子,和大公子相比,也只是堪堪能匹配而已。但,誰叫大公子
出海後再沒回來,那一船的人,個個兒都沈了海。

  老爺夫人顧念大公子掙這家業不易,又年輕逝去,就想要爲他留一房後嗣,
做主娶了秀才家的小娘子,以後再過繼兄弟們的侄兒,長房這一房便不算斷了根


  「大少奶奶乏了就早些睡,若是有需要,可以喚奴婢進來侍候。」巧兒看新
娘子略疲勞,便也笑著退出。

  林靈揮手,再度打了個哈欠,半夜就被折騰起來,這會兒她是真的困乏的很


  然而,就算是困她也不想入睡。

  把門掩上,確定不會有人後,林靈看著這屋裏,也就稍安了一點。

  「今夜,不會再有那種古怪的夢境罷……」

  她捂臉,一想到夢裏面的那些場景,她擡手揉了揉鼓脹的乳兒。

  雖然今年才十叁歲,但是乳房卻發育的極好。

  走出去,就沒有人說她才十叁,反倒說她十五的居多。

  事實上,這乳房能發育到這般地步,也不是沒有緣故。

  從來了初葵後,她就夜夜都會被一個男人揉搓胸部,要麽,就是舔吮下面。

  每一次夢中,都被男人刺激的欲罷不能,可她還無法說出來。畢竟,醒來雖
然記憶猶新,但一切都只是夢境而已。

  這般思考著,她強自撐著不想睡覺,但最終,還是入了夢鄉。

  霧成片成片的襲來,包圍著全身,在這一片濃霧中,她就象是無根的浮萍。

  「唔……」只略動了動,林靈就覺得胸脹鼓的煩人。

  「小靈兒……」男人醇厚悅耳的嗓音響起,光是聽著這聲音,她就並緊了腿
。眼兒努力張開,想要看清楚男人。但是,如往常一樣,只能看見男人的身形,
看不清面龐。

  不過就算看不清,她卻堅信,這人長的極美,身材也是極好。

  玉竹似的手輕輕捧著她下巴,摩挲了兩下,微涼的刺感讓她扭了扭,「官人
……」

  「小靈兒,今天……是我們的洞房花燭夜啊,所以說今兒要怎麽辦呢?」

  「要,要……要弄了麽……」林靈驚到不行,她知道,早晚會有這一天。因
爲官人說過,他會正經的娶她,讓她當他的新娘子。

  「可是,我嫁的……是羅大公子啊……」

  男人叨著她耳垂低沈地笑。「嗯,羅大公子,他……有官人我大麽……」男
人說話間,擡起她手往他撐起的欲根放。

  那兒鼓脹起長長大大的一逢,這般一碰,欲根還跟著跳了跳,隔著衣服,都
能感覺到它逢勃的殺氣。

  心房跟著這殺氣收縮,焦灼,卻又莫名有有些渴望。

  男人不緩不急剝著她的衣服,揉著她發育極好的乳兒。

  「嗯,這兩年爺的調教到是沒有白費,這兒是越來越大了呢。」

  十叁歲的小姑娘,正常來說,這乳兒再怎麽大,也不至于說大到捏不住。偏
偏,男人一只手就是捏不過來,他雙手捧著它,張嘴咬那顫顫的乳尖兒。

  「哦呀……」溫暖入喉,又燙又刺激,她頭皮一炸,並緊了腿。

  林靈下意識挾著玉戶,可是,還是因爲男人的揉搓,難受的頭顱後仰,檀嘴
兒艱難吐氣,一時間,被男人又吮又揉弄的吟喘不絕。

  「這乳兒好是好,可惜還沒沁乳。」說話間,男人張嘴,再一次咬著乳嘴兒
。往外一扯。

  「啊呀……痛……脹……」林靈哆嗦著腿兒,伸手想推開他,但是,男人卻
欺身半壓在她身上。

  精赤的身軀半俯在她身上,欲根在花戶外狠狠撞擊,摩擦。

  伴著男人粗濁的吮吸,手也越揉越重,但是,偏偏左邊的乳房,他卻怎麽也
不動它。

  林靈難捱極了,她啊啊呻叫著,腿兒越蹬越劇烈,那細腰兒,款擺顫抖的一
個勁往男人身上貼。

  「官人……官人……」

  欲望似是無底的深淵,明知道不應該沈淪,但是,在他靠近時,又莫名的想
要得到。

  一時間,她呻吟聲都無法再控制。男人撞擊過來,她就啊哦一聲,又退後,
在男人的欲根再一次撞向花壺時,痛的她呼呼直喘,卻又在他下一瞬間離開時,
趕緊黏糊上來。

  不一會兒,小衣就被香汁淋濕,「官人,左邊……左邊……」

  「左邊怎的了?」男人把乳嘴兒往外扯,扯的有點長,有些痛,她啊呀再驚
呼出聲。自己擡手委屈揉了揉尖兒,「脹……吃吃可好……」

  男人邪肆地笑,就一邊舔著乳暈兒,看它們起了小梅花,一邊睇著她,促狹
之意不要太明顯。

  林靈急的,鼓氣,擡手就自己揉了兩把。但是她力氣小,就算把乳肉握的變
了形,還是無法讓自己滿足。平時官人揉的可舒服,可解氣了。今天怎麽就這麽
空虛,難捱呢。

  「官人,要吸……吸奶奶嘛……」

  這一撒嬌,男人咬住乳嘴的力道不受控制,暗自罵了一聲小妖精。

  擡手就罩住了乳尖兒。

  「哦呀,好舒服啊……還是……官人揉的好。」

  「小蕩娃,你也不能偷懶。」把欲根往她手心用力戳了戳,小姑娘逮住,那
話兒再脹了一圈。看著龍眼吐出欲淫,她咕噜一聲,下面跟著流出一灘淫液。

  「官人……好大啊。」

  看著她直勾勾的羞紅的臉兒,男人得瑟抽送起來。「一會兒把它吃進去,就
知道它不光是大,還能讓小靈兒欲仙欲死……」

  第2章 精液噴吐在滾燙的子宮裏,卻很陰冷……

  想到這東西曾經半送入陰穴中,那撐開時的欲仙欲死,還有不可言說的顫栗
感,林靈又是期待又是羞。這般純情卻不做僞的小丫頭,看的男人好心情地俯身
,再一次深吻她。

  「小靈兒,用力呵,哥哥……嗯呀,喜歡呢。」

  男人咋然的喘息從耳廓傳來,就仿似一道電流一樣,林靈握著欲根的手加了
力度。攥緊,再松開,如此反複,卻讓男人閉目陶醉,不斷往前抽送。

  他沿著林靈的腿往上,吻到半胖的小饅頭處,輕輕咬了咬,留下一道齒印,
卻勾得林靈啊啊呀呀嬌喘不息。

  手在她皮膚上推拿,揉搓,吻到她小肚子上,時不時的,還輕輕吻她一個。

  直到,他雙手揉搓在巨乳上。

  看著那純真的童顔,卻被自己揉搓的染上了欲望,男人眸色愈暗,擡起她一
條腿,一邊舔吻,一邊用欲根在花戶外磨蹭。

  林靈以爲就跟以前一樣,只是在外面撐幾撐,鑽幾下讓自己舒服了就完事。

  但是——

  她沒看見,男人眸色一沈,劃過一絲淺淺的疼惜,身體往下一沈。

  快準狠地用肉棒刺穿了她那一層膜。

  「嗚……不……不要……」

  處女膜破裂的那一瞬間,林靈覺得自己被撕裂成了兩瓣,她痙攣著推拒,大
哭罵他是個騙子。

  男人吻住她唇,不斷揉搓乳兒。

  一浪一浪推著,刮擦著。

  下面陰唇也被他揉個不停。幾番下來,等到男人抽送的時候,林靈地得了妙
味兒。

  好象,只有最初咋刺進去時有點疼。這後面,並不疼,反而覺得自己下面那
嘴兒,怎麽就這麽神奇,被撐開,還能迎接那麽粗實的肉棒呢。

  她嚼著淚兒的眼睛好奇看著欲望蒸騰的男人,瞧著他的頻率越抽越快,只覺
得新奇的很。

  被她這般純真的眼兒盯著,男人好氣又好笑,狠狠抓她乳兒,再擡臀往裏狠
沖。

  「呀……」

  這一沖擊,乳兒跟著晃蕩起來,她臉上呈現驚訝的表情,這般癡樣,取悅的
男人一只手掐著她腰,一一邊全力發狠猛撞起來。

  「呀……哦……不……不要呀……官人……好猛……」

  明明是求饒的話,可聽的男人卻更加骁勇。

  架住她腿,半跪在榻前,男人上身前傾,下面的肉棒卻是狠狠送入,再全力
退出。

  每一次都操的女人乳房晃蕩,男人卻是越操越狠。

  看著她嬌媚,發浪,只恨不得把她弄的一直哭著,求著。

  林靈覺得,這是夢,肯定是夢啊,所以她叫的無所畏懼。

  肉棒每一次進來,都能察覺到它虬結的青筋刮擦嫩肉,再摩擦著又全力退出
,狠狠操入。每一次,都弄的她想哭,想退縮,偏偏,那身子骨兒又弱的跟水一
樣,在他抽出時,想要得到更多,想要操的更深。

  于是就成了,肉棒一退出來,她就跟著貼上去。在他操進來後,又流著淚啊
啊叫著往後退縮。

  如此反複,卻弄的男人更狠更兇悍。

  他大刀闊斧地操幹著,揪著她頭發,倆人很快就操到了床邊。

  男人把她腿往床榻趴著,肉棒還是穴兒裏,便站到了地面站起了身體,就掐
著她腰狠狠鞭撻起來。

  小肉臀渾圓有肉,男人每一次撞擊,就仿若撞在肉球兒上。

  她每次都會被操的驚呼一聲往前沖。但是,男人卻扯著她頭發,不容她往前
閃躲他粗長的肉棒。

  如此幾下,林靈就覺得自己被操的全身哆嗦,那小腹兒,就跟有肉棍子在捅
似的。

  「不……不要……」

  她滿臉是淚,一臉驚恐地尖叫著往前趴。但是,男人卻更用力地喘息著,狠
狠用肉棒鞭撻她,揉搓她。

  快感一點點的凝聚。

  林靈受不住,她瘋狂扭擺身體,不斷求饒。

  「官人……求你,不要操了,操壞了……嗚,壞了嘛……」

  哭的傷心的她,其實早就分不清是快感還是什麽,她只覺得眼前金星飛舞,
下面無意識地張開腿,容納男人更快更猛的撞擊。

  而男人,就挺著那粗長腫大的肉棒,啪啪啪啪……沒有丁點章程的亂撞,亂
入。

  「哦……呀……」

  「官人……官人……」

  林靈覺得,這一刻的自己是被操幹死了的。

  那種瘋狂凝聚在體內的快感,那種不由自己的爽快,令她啊啊叫著,一直揉
搓著乳兒,跪著,嚷著,抽搐著直接達到了第一次高潮點。

  水嘩嘩地外噴。

  男人血紅著眼,突然擡手狠狠拍打她花戶。

  「唔……不……疼……」

  微疼,加著那種還沒退去的高潮後韻,林靈再一次哆嗦著挾緊了花戶。

  男人罵了一聲妖精,再一次咬牙狠狠抽送起來。

  一股又一股的陰精噴吐出來,那跳動燙的林靈身體哆嗦,跟著往後貼近了一
些,以容納男人更多的陰物。

  冷的?男人射精怎麽會是冷的?

  體內。那種陰冷的精液沖唰感覺如此強烈,畢竟,剛才肉棒摩擦的陰戶早就
燙的不行。可此時,男人射出來的東西,它是極陰冷的物兒。

  這種感覺強烈到,林靈一下子驚醒過來。

  她呼呼喘息著。

  顫抖著摸到乳房。

  乳房還是那麽大,但是,下面一灘的水漬。

  她羞澀的很,明明只是做夢,爲什麽有種……夢裏面的一切都是真實發生過
的錯覺?

  伸手,瓣開嫩肉,她再次皺眉,那兩邊……略有些紅腫,所以,這真的是洞
房花燭夜被開了處?

  她擡眼看向門闩處,闩的好好的,怎麽可能有人?

  所以,這一切到底是夢,還是真實被人操操了?

  以及,射在體內的,那一股股的至冷的精液,到底是真,還是假?

  第3章 扒光她,把她操的嗷嗷尖叫……

  到是屋外,巧兒低頭咬著唇,看著門半響後才轉身離開。

  終歸是被安排來侍候大少奶奶的人,而且,母親也說過,大少爺當年對她們
有恩,所以理應對大少奶奶好。剛才她不放心,就來看看少奶奶這一邊。哪曾想
到了外面,卻聽得少奶奶各種淫蕩的喘。

  那種聲音,在這羅家宅子裏面可並不陌生,羅地主本身就是身體極好,體力
骁勇之人。正房太太只生了一兒一女,大少爺就是出海出事的那一位,五小姐也
是同母所出。旁的這府裏當是姨娘所出的公子小姐,便有好近七位。如今最小的
都有十叁歲了,府裏面成家了的,更是大多數。

  每一夜,不小心在這羅宅裏,偶爾都能聽到那些淫蕩的聲音。

  就因爲羅地主風流成性,所以才覺得讓大兒子獨身一人在海底,終歸不是太
妥當,若不然哪裏會有這娶媳婦的說法。不過,羅地主只是想找一個陰年陰月陰
時所生的姑娘,怎麽也沒想到,最後會找到一個落魄秀才家的小娘子。而且,這
小娘子還長的如此的美,在這一片兒,只怕沒一個有這麽美的。

  「或許是我聽錯了罷,少奶奶看起來也沒似那不正經的人兒。」

  巧兒甩了甩頭,覺得一切只是自己出現了幻聽。

  第二天早早起來替少奶奶梳頭,卻發現她後勁還有些許紅痕。

  「少奶奶,你這怎麽有紅痕?」

  「哦,是我這皮膚忒過小氣,不小心就會有些許痕迹留下,可能,是昨天晚
上的床不適應。」

  縱然家裏是落魄之家,然而她的床永遠是最柔軟的。這床,昨天晚上是不怎
麽舒服。

  巧兒再疑惑瞅了瞅,欲言又止,她想說,這紅痕,看起來不似那床榻印出來
的,反倒……象是被人粗魯親吻而成。但是,昨天晚上少奶奶一個人在屋裏,確
實沒旁人入內啊。終歸,是她想太多了吧。

  媳婦茶接在手裏,太太雖然笑著,然而,黯然的眼神還是看的林靈心窒了窒


  「好孩子,以後,娘會對你好的。」蘇氏看著這花骨朵兒一樣的媳婦,眼淚
都疼的差點兒掉下來。若是兒子還在世,這般嬌滴滴,看起來也識禮的媳婦兒,
她得多喜歡啊。

  只是現在,兒子不在了,這麽一個花骨朵般的姑娘,從此以後就只能獨守空
房,再不得那魚水歡情。這樣一想,她整個心都揪的緊緊兒的,拉著林靈的手無
語淚凝。

  羅地主想著自己那優秀的兒子,其實也不好過,不過,看著這般漂亮的兒媳
婦,到是略安了一些。終歸他還是對的起兒子。至少這個媳婦兒的顔色,府裏幾
個兒子都沒這麽出挑。

  羅家另外五位公子,雖然都是姨娘們所出,但嫡長公子沒了,他們當然就都
有機會。是以今天再打量著這新的長嫂時,一個個的眼神……直是各種露骨。

  排行羅二公子的,只是略隱晦打量一番林靈,暗自感歎了一聲,這豐乳肥臀
的,偏生一個小腰細弱的只手就可以握過來。所見的美色也有無數,怎的就沒一
個有這般出色呢。

  這般豔麗風情的人兒,只怕老叁這人怕是忍受不了。他悄悄打量老叁,果然
,羅叁公子這會兒都瞧癡了。

  咕噜一下口水,眼神就停留在林靈那撐的極用脹的胸前,悄悄比劃了一番,
暗自估算出來,這若是自己的一只手,怕是握不過來。如此銷魂,又這般嬌羞動
人的人兒,可惜是給死去的大哥當寡婦。

  可惜,可惜,若是自己房中人兒,還不得天天扒光了衣服,好生操上一操,
天天摟著她乳兒,操著那穴兒,必定是美不可言。

  就光是這樣想著,他那欲根就脹的難受極了。

  好在衆人的關注力全在新娘子身上,到也沒太注意到他這般醜態。

  羅家的公子們還能暫且粉飾一下內心的非分之想。但是吧,那叔叔們這一邊
見禮,對林靈就有些不是太公道了。

  說起來,羅地主也是家裏的長子,也是羅家最有出息的人。

  不過下面的兄弟們吧,真是一言難盡。依著羅地主吃大戶習慣了,這不就個
個兒養成了眼高于頂,還自以爲是麽。哪怕是大哥家的長媳,看著這麽漂亮,容
色過人,偏偏,那乳兒大,腰兒細,這樣的女子,不就是按照男人的喜愛來長的
麽。

  羅家的四叔,在看見這樣動人的林靈時,都叁十多歲的人,卻第一次嘗到了
心跳加速的感覺。

  在林靈行晚輩禮時,這人直接伸手就拽住了林靈的手,「大侄兒媳婦啊,以
後四叔疼你。」

  一邊,四嬸咳嗽著,眼睛狠狠瞪著林靈。

  林靈慌到不行,正不知怎麽反應這種情況。

  大太太冷冷發話了,「老四,雖然你是長輩,但也男女有別,這般拉著我媳
婦兒可是有違禮儀。」

  林靈趕緊抽回手。剛才這男人手指在自己手心摩挲,那感覺就跟豬油粘在上
面,惡心的她想洗手。

  「這個,我不是看著侄兒媳婦年輕輕守寡,可憐見的,長輩的就多疼愛一番
麽。來來,這是叔叔給的見面禮。」

  被長嫂當衆吆喝,羅四內心暗惱,但只是瞅一眼林靈,眼神落在她脹鼓鼓的
胸前,整個下面都不聽使了。一邊,才二十多歲的羅六爺看著這樣的他,暗自撇
了下嘴,不過,隱晦地打量了一眼林靈後,卻也不得不承認,這就是個妖精一樣
的女人。有了她,以後這羅宅怕是再不得安甯。

  而事實,因著這一露面,羅家叔叔輩的羅四爺按捺不住。

  子侄輩兒的就要數羅叁貓抓心的難受。一想到林靈那嬌豔的好相貌,還有那
讓人看一眼就想操的嗷嗷叫的身材,這倆人一回家去,便急不可待地按著屋裏丫
頭洩了一場火。

  但是事後,羅四叔卻是更難受了。操著身下的女人,卻還在想著,那個能把
人魂兒勾走的侄兒媳婦兒……

  第4章 大號筆插在屄中,瘋狂扭擺……求珍珠求珍珠

  他這一邊想著侄兒媳婦那大大的奶子,另外一邊,看似冷靜的羅二叔,這會
兒從進入後院後,就一直巍然坐在那兒。直到——

  打扮的極爲妖娆的許姨娘,一邊跳著舞,一邊晃著,悠著脫著衣服,看著男
人直勾勾盯著自己,她得意地笑了。

  「二爺……奴爲你跳舞哦……」

  二爺喜歡情趣的東西,就算是屋裏,也是各種的情趣爲主。

  比如,他喜歡女人跳的好看,更喜歡一切美的事物。只是,許姨娘並不知道
的是,二爺這會兒是看著她,但是,腦子裏面同樣浮現的,是早上大侄兒媳婦那
嬌豔動人的模樣。

  這整個府裏,羅大地主是個有能耐的人,也會開疆擴財。但是,二爺也同樣
是個能耐人。不過有一點,羅二爺在美色上,有點挑叁撿四。

  就算是納姨娘,那也得百裏挑一的納。他這一生,只納了兩個姨娘,正室早
就沒了。但是,這倆個姨娘隨便一個走出去,也是千裏挑一的人兒。

  可就算是這樣的人,在今天看見了林靈後,二爺卻不得承認,小姑娘那鮮活
的勁兒,還有欲說還休的嬌羞模樣……惹火的身材,當時就讓他震撼了。

  一直來,他其實勾勒過自己心裏所想的完美女人。而今天早上看見的林靈,
正好就是那樣的。那麽美啊,那麽細的腰兒啊,還有那小小的腳丫兒,一走一顛
的,若是讓她在自己的手上跳舞,是不是也極美。

  還有,那麽一對大奶子,若是在上面描上什麽,是不是也極美。這樣一想,
二爺的雞巴擡了起來。

  許姨娘就只覺得,二爺這麽快就有了反應,肯定是自己今天跳的舞很妖娆。
她得意地把自己脫的只剩下肚兜。以及,一截剪裁的極特別的絲狀的裙子。其實
,每隨著她的舞一擡腿,一挪身,那腿間的花戶,還有修長的大腿都若隱若現。

  美的事物,其實並不是你脫光了就極美,最美的時候,是你偶爾能看一點,
再一個轉身,卻又看不到。等到你再等,它又會浮現一點點。如此反複,你就從
中暇想出無數的美,更能臆想出更多的景緻。

  許姨娘的腿擡的高高的,側身,妙蔓的身姿露出最美的曲線,就這樣勾著男
人的眼,吸著他的魂,終于,男人招手,女人笑著如蝶兒撲了過去。

  「二爺……」

  他執起筆,一邊撫著女人如絲的肌膚,一邊輕輕用筆觸畫著,描著。不一會
兒,女人的後前就開了一朵朵靡麗的花兒。

  他把枝葉往下延伸,最後落在那臀縫隙間,筆尖倏爾往腿中間一塞。

  「哦呀……老爺,你好壞啊……」姨娘被這一枝大號的筆一塞,雙手用力捧
著乳兒,回身,想要親吻二爺。但是,男人只是張手把她的眼睛蓋住,半閉著眼
睛,就一只手操控著大毛筆,一只手撸動自己的肉棒。

  一邊喘息,腦子裏面一邊還想著這是侄兒媳婦在跨下。

  「哦……小妖精……」

  許姨娘扭臀部,只以爲男人是因爲自己而動情在呼喚。她張開腿,不斷配合
著男人的大筆。

  那筆插到裏面,筆毛刺的裏面有些疼,但是,又挾著一些的癢。偶爾,男人
還會跟在塗畫一樣,在裏面塗抹上幾筆。如此一來許姨娘就又是難受,又是沈迷


  扭著屁股嘴裏啊啊不斷,那淫水兒,更是跟水似的往下淌。

  「二爺……二爺啊……」

  她尖叫著,不斷聳動,抽搐著配合著毛筆,扭頭看著二爺還在撸動的肉棒,
紫色的大家夥,這會兒怒張著,龜頭上有前精沁出。男人撸的青筋赤鼓,但是,
他只是喘息著,一張斯文俊秀的臉,此時布滿了癡迷。

  「妖精……哦……來,再來……」

  左手瘋狂攪動,抽送,許姨娘屁股甩的肥圓。

  「老爸,我要肉棒,把它給我,我要它進來止癢。」

  要瘋啊,這毛抽的是還可以。但是,那毛撓的人心都跟著顫了。

  許姨娘屁股呼呼地往筆身上坐,明明很深了,但是,每一次攪動著那個中心
點,那一絲癢癢,她又想要更多。偏偏,那筆毛只是讓裏面更癢,更難受。

  她扭著揉著乳房,仰著頭,嘴裏啊啊嘶叫不停。

  那肥實的屁股,扭動的都成一道弧線了。

  羅二爺也撸動的更快,他呼呼地禿撸著皮,也不怕疼只把小腹不斷往前挺送


  「啊啊……靈……靈靈……靈靈……靈兒……」

  激情中的許姨娘只以爲他叫的是自己的小名兒玲玲,此時,她並沒有想到,
男人嘴裏叫的靈靈是侄兒媳婦。更沒有想到,男人腦子裏面只是想著林靈的大奶
子,還有那張欲語還休的小櫻桃嘴兒,便沖動的不能自抑。

  汗珠子一滴滴往下,男人右手撸管,左手狠狠抽送,也不管顧許姨娘怎麽痛
呼,尖叫,扭動臀部。

  「哦……啊……」

  他屁股往前疾聳,再後退,尖叫著,嘶鳴著,滾燙的精液噴在女人的屁股,
沿著腿滴滴答答往下掉落。

  汗如雨下的男人,全身還在不受控制的顫抖,在激蕩。

  女人則委屈地扭身,親吻著他,舔盡最後一絲精液,再把略半軟的肉棒含在
嘴裏,揉搓著卵蛋,希望它還能鼓起來,把精液再倒入子宮裏,也好生個一兒半
女也好……

  只是,男人在高潮過後,毫不留情推開她,眼神有些厭惡地看著她,最後,
扭身就走。

  這樣的他,讓許姨娘有些愣,以前老爺雖然也不是特別愛她。但是,至少不
會如今天這樣嫌棄啊。剛才老爺看自己的眼神,絕對是不喜歡了。

  姨娘一天沒扶成正室,那就是跟奴婢沒差別的存在。

  她慌,二爺卻是煩躁的很。

  他進了自己的密室後,便打開後台櫃子裏的畫卷。拉畫上的人兒,二爺滿眼
激動。

  若是有羅家人在這兒,便會發現,這畫上的人肖極了現在的長公子媳婦——
林靈!

  第5章 它收縮一下,又吐出一絲淫靡的水色……

  新婚第二夜,林靈還是怕出醜,所以謝絕巧兒入屋的陪伴。巧兒觀察了幾天
,晚上少奶奶屋裏也再沒有旁的聲音,所以新婚夜自己聽到的淫蕩聲響是錯覺罷


  覺得誤會了少奶奶,巧兒在後面就更盡心盡力侍候,慢慢兒地,倆人的相處
也越發情深。

  表現的就是羅宅裏有人想要欺淩林靈,小丫頭就會用自己潑辣的嘴怼回去。
廚房裏的人要克扣她點心膳食,撕那幫捧高踩低的家夥們。

  如此幾回下來,宅子的人也知道了,這大少奶奶身邊的丫頭,那就是個辣椒


  夜裏能一覺天明,也沒有那擾人的春夢滋擾,婆婆也對自己關懷備至,這樣
的生活讓林靈略放松了些許。不過,在第十天晚上還是沒夢到過那個人後,她有
些打不起精神來。

  第十五天,她變的煩躁不安,看著哪些東西都不順眼。

  直到她一個人悶在屋裏小憩,原是想要好好入睡,可敏感的身體被新換的床
單咯到了小穴處,她哆嗦了一下,這才後知後覺,她是在想夢裏面的那個或邪亦
壞的家夥。

  夢中她從來沒看清過男人的模樣兒,但是她肖想過一張最好看的人,那人就
是她小時候,曾經因爲賭氣逃出去,最後被一條惡狗追趕,一頭撞進的那個男人
懷裏。

  還記得當時擡頭時,那人湛黑的眸緊盯著自己,那一張漂亮的讓她看的移不
開眼的五官,在後面的很多年一想起來,便會暖暖的。在少女有了朦胧的情愫後
,她想念的,還是那一張臉……

  沒錯,愛美的她,從七歲起,便一起覺得那個被自己撞到的,最後還眨了眨
眼,恍若放電一般的男人,最後還遞給她一片粟子糕,到現在爲止,她一直愛吃
粟子糕,並且覺得,這世上除了粟子糕外,再也不會有比它更好吃的點心了。想
到那人星辰般的眼,還有把點心遞到面前時,那一雙骨節分明的手。

  這世上,再也找不到如他那樣的男子了呵。

  閉著眼睛,她喘息著,手不斷揉著下面。直到一股淫液出來,她仰著頭,一
直吐氣,左手揉胸,右手揉下面。

  金星飛舞中,恍惚看見那個模糊的臉露出一抹邪笑。

  她啊的清醒過來,也是這時候,才發現自己居然在自慰。

  若是說以前在夢裏,總被那個人吮奶揉下面,並且每天晚上還會讓她挾一塊
玉玦什麽的,這些淫蕩的事情她可以推給男人。然而現在白天,她只是午睡的功
夫,居然在自慰……

  向來被嚴格管教的她,覺得自己變成了不知羞恥的婦人。她惶然,誰曾想這
一夜久不曾春夢的人,再一次入了夢境。說來也是奇怪,這一次夢中的人,哪怕
只能看清那雙眼睛,別的都是模糊的,但是那雙眼睛卻讓她覺得熟悉。在愣了愣
神後,她恍惚想起,這一雙眼睛,不就是當年出逃遇到的漂亮大哥哥麽。

  「官人,是你麽?」

  「嗯,我來了。」男人灼熱的眼神肆意落在她身上,她有些羞,但是,又揚
著大大的笑臉,「我能看見你的眼睛了,可是,你的眼睛好象我認識的一個人啊
。」

  男人本來愉悅的心情,因這話倏爾一沈,大手一揚就覆住她乳記。「嗯?」

  微微用力,乳房吃痛,她啊的扭了扭身體,「官人,小時候我遇到過一個哥
哥,他給了我最好吃的粟子糕。」

  男人眨了眨眼,最後一把拉過她親她,咬她的小嘴兒。「所以你喜歡那個人
,嗯?」

  感受到了危險,林靈嚇的搖頭,「我喜歡官人。」求生欲還算是強,男人滿
意地吻向她乳房,含住,如小兒吮食一樣,一邊揉另外一邊,一邊狠狠吮吸,就
似那裏面真的有奶液似的。

  敏感的身體被這樣一吮一揉,林靈顫抖起來。「官人……以後,我叫你夢郎
好不好。」

  「你在怨我只能與你夢中相處麽?」男人再重生一扯乳頭,擡眸瞄了她一眼
,林靈嚇的悄悄咽了下口水,「官人,我沒有埋怨……」

  半跨坐在她身上,男人脫掉衣服,露出長大的肉棒,一邊磨蹭她的花戶,一
邊揉著她身體。

  「傻瓜,只要你越來越愛我,我們就能在現實中相見。只有你愛我,念著我
,我們的感情越是深厚,就會越早相見。」

  「啊?」

  林靈被他吻的有些迷糊,不是太明白張嘴想問。可男人卻突然吻封住她唇,
舌狂野往裏鑽去,叨住小丁香就瘋狂吮吸著。手更是如揉面團似的狠狠推著,揉
著。他吻的深沈,氣息也極爲驚人。下面就算沒進去,但是粗硬的長大仍然咯的
林靈全身顫軟。

  「夢郎……」

  她幹涸極了,在男人的揉弄下,慢慢張開腿。露出潺潺的花穴兒。

  景頗縱然看過無數回小女人的花兒,這會兒還是被它的美吸引。

  白胖光潔的花戶,粉粉嘟嘟的,就跟最白胖的饅頭似的,中間一道細縫,還
沒瓣開,便能感受到,那縫隙裏的蜜汁多吸引人。

  他從小腹吻到花戶處,用舌尖頂開縫隙,輕輕一舔,小人兒便顫抖著揪著床
單。「夢郎……」

  她眼神迷離,漸入佳境,但是卻還是沒完全放松。

  輕輕擡起她一條腿,瓣開的玉房就跟努放的花兒似的,露出中間的粉紅小洞
兒,吹口氣,它收縮一下,又吐出一絲淫靡的水色。

  第6章 操的狠了,汁水裝了半葫蘆……

  沾起一點,他吮吸著看著她,最後還啧啧一聲,「真香……」

  林靈羞的蹬他,「不要……髒啊……」喵喵軟軟的嗓音,就跟在撩人心兒一
樣,男人笑著,突然變戲法似地拿出一個玉葫蘆。

  他比劃了一下,「小靈兒,你說這葫蘆,今天能不能裝滿你的女兒紅……」

  「啊?」

  裝,裝什麽?

  看著這樣呆愣的她,男人笑的更得意了。

  「你以爲第一次爲什麽會固定你在一些地方,那是因爲要取你的初液。官人
我天天用你的初液滋養著,往後咱們就可以天天在一起了。」

  林靈還是不解,但是,男人顯然不願意再多講。

  他突然伸舌進去,舔咬著她的肉嘴兒。

  「啊呀……」

  林靈受不住,抽搐著推開他。但他卻強勢把腿瓣的開開的,曝露出肥美的花
戶,那一道肉縫兒,一舔一勾,便顫一顫,溢出一股汁水滴滴答答落在葫蘆裏。

  「不……好羞……」

  「靈兒,一點也不羞的,你知道我最喜歡你在床上熱情,熱起來好不好。」

  說著好不好,可他卻拱著往裏,噴吐的熱辣氣息燙的花戶收縮,顫抖,林靈
揪著床單啊啊呻吟不絕。

  屋外要入廁的巧兒聽的一驚,她顫驚驚刺破窗戶往裏看望,這一看,屋裏並
沒有別的人。就是大少奶奶,一雙手托著乳兒,雙腿呈現古怪的姿勢,就那樣半
挂在空中。看起來,就跟在和男人交媾似的。但是……她床上只有大少奶奶一個
人啊。

  還待要細看,巧兒眼睛一黑,身體也僵硬不止。她驚怵瞪大眼,心裏慌張不
已,想叫人,但卻怎麽也叫不出聲來。這種古怪的狀態,嚇的她噗通噗通的僵著
身體轉身往外走。直到,回到屋裏,一下子栽倒在床。

  恍惚中,似乎有一雙眼睛緊盯著自己,那雙眼睛,肖極了大公子的眼睛。只
是,平時溫雅得體的大公子,今天似乎極爲惱怒。

  耳畔還有輕微的警告:以後,休得偷窺她。

  再待細看,腦子輕微一疼,整個人陷入黑甜夢中。

  屋裏面,林靈雙腿架在空中。事實上,夢中的她,確實是雙腿加在男人臂彎
,男人略擡起她臀部,粗長的雞巴狠狠一入。

  「哦呀……」

  她一把揪著床單,頭顱一拽,不受控制地就呻吟出聲。

  被填滿的嫩穴兒,雞巴狠狠搗入,再全力退出。

  肉璧被快速撐開,又急速閉攏,每一次帶出來,肉棒上都帶著淫亮的水兒。

  男人身軀前傾,一邊狠狠操弄著,一邊搓揉著大乳兒。

  「夢郎,夢郎……」林靈隨著男人的搗弄不斷呻吟,呼喚,她小臉上布滿情
欲的汗水,男人操的興起,倏爾堵住她嘴。「小妖精……」

  下面雞巴重重一撞。

  「哦呀……」花心急劇收縮,她嘴被堵住叫也叫不出來,便急的直搗男人。
可男人卻一把抱住她,「挾緊了。」

  葫蘆被他塞入她手裏,「接好。」

  「嗚嗚……」她扭著小屁股抗議他,不想接,只想跟著他的節奏扭擺。

  嬌嬌的呻吟著,浪叫著就是不願意做這苦工。但是,男人哪裏由得她這樣偷
懶。

  一邊咬著她乳兒,一邊用力撞擊小腹,怕掉落下去,她雙腿挾緊男人,手臂
摟著他一邊被操著走,一邊嗚咽不止。

  嬌小的人兒,雙腿叉的開開的,中間一條肉棒全力頂入,每一次,都能把小
腹也頂起一小團。

  男人健碩的身體繃的緊緊的,她乳兒磨蹭著男人,都能感受到被擠的很痛。

  走到拐角處,男人把她放在妝台前的椅子上。讓她半跪著站在椅子上擡起臀
,才趴下,男人再一次狠狠頂入。

  「哦呀。」

  她張手,只能勉強扶住妝台才不讓自己掉下去。看著鏡子裏被操的面頰紅潤
,水氣迷離的人兒,她極羞,這一羞,下面再一次挾緊了男人。

  「哦……小浪娃……」

  啪啪啪……兩下,男人擡手給了她兩個,這一拍林靈再一次抽氣,挾緊。

  入的有些難,但是,也讓男人更加瘋狂,這溫暖的,又燙人的穴兒,只有緊
密連在一起,才能讓他感受到一絲生的氣息。

  咬著牙,男人只有一個沖動,想要把她搗爛,讓她尖叫。

  看著他因爲興奮而扭曲的面孔,林靈扭扭小屁股。

  呆呆看著鏡子裏面癫狂的倆個人。男人這會兒眼睛半眯著,看起來就如蓄勢
待發的虎,但是,那捅入體內的肉棒,則是一下下的入的很深。

  大乳房被他撞的不斷搖晃,看起來就是乳波肆飛。

  「是不是很美。」男人咬著她後勁,就跟野獸叨著自己的母獸一樣。手揉著
她的前面,再狠狠一按,後面也一頂。

  「哦呀……不,不要再深入了,嗚……」

  她啊啊尖叫出聲,瘋狂扭擺起來。但是,男人豈容她退讓。揪住她頭發,一
邊狠狠操入,一邊瘋狂深吻。

  胸部更是橫著揉搓著。這上下幾處地方被侵占,她只覺得頭皮一炸,小腰兒
跟著男人的節奏瘋狂擺動。

  「嗚呀……夢郎……夢郎啊……」

  哆嗦著,抽搐著。

  林靈握葫蘆的手都快不穩。可是,男人卻一丁點放過她的想法也沒有,再瓣
開她腿一點,掐著她腰,啪啪啪啪啪……

  「哦……好深……夢郎……夢郎……壞了,壞了……」

  她不知道,妝台前的女人,張著嘴兒,發絲淩亂,被男人撞的一下又一下,
那乳波兒晃悠的男人氣息更濁,更猛。

  倆人即將沈入高潮當中,男人什麽也管顧不了,就這樣啪啪狠入。林靈流著
淚,一邊擺頭顱,一邊嗚咽哭泣。

  這時候,景頗的警惕也最松懈。

  二爺目瞪口呆看著屋裏大床上的衣裙淩亂的侄兒媳婦,此時,她呈現著古怪
的姿勢,就半閉著眼睛,上面揉著,下面也顫著,床單上,更是濕了一團。只是
可惜,這衣服怎麽就沒去掉。

  急不可耐的他,再也忍受不得,起身就開始拔窗栓……

  第7章 你的身體好暖……

  「啪啪……」

  「不……不,夢郎……夢郎……」

  抽搐著,尖叫著,倆人嘴對嘴。但是,落在二爺眼裏,就是林靈突然扭身,
張著嘴,不斷吞咽,吸氣。

  他突然全身冰冷,這不對啊。

  侄兒媳婦這是……明顯的在和一個人操弄。但是,那個人呢?

  想到林靈是被許的亡魂大侄兒,他背皮發麻,一咬牙,轉身就走。

  子宮裏,龜頭還在跳動,陰冷的氣息,澆的林靈清醒些許,她回身,親吻著
男人的手,「夢郎,爲什麽你是冷的呢?」

  貼著她的身體僵硬一片,也是這時候,林靈才意識到,其實從頭到尾,只要
夢郎貼近自己,他都是微冷的身體。

  「丫頭,你會不會討厭我這樣的呢?」問完,他跟發狠的狼一樣,兇狠咬住
她脖頸,「哪怕你討厭我也不讓你離開,你是我的娘子,一日爲妻,就永遠只能
是我的妻。」

  「疼,疼……」

  林靈嬌哼,屋外,二叔只聽到一聲呻吟,本來害怕要離開的他,這會兒反倒
是不怕了。他一咬牙,把一道佛器放在身上,「大侄兒媳婦,你嬸姨娘叫你去幫
忙看看繡樣。」

  說著話他就徑直推門。

  本來這門也只是掩著的,林靈哪裏想到二叔會這樣直接推門就進來。一時間
慌到不行,只覺得身體一涼,她張開眼睛,便意識到現在這樣不妥當。

  急急爬起來,略理了一番衣裳。「二叔,我馬上去,還勞二叔在外面稍候一
下……」

  「小靈兒,二叔聽到你剛才在呻吟,許是不舒服,來,讓叔叔幫你瞧瞧。」

  看著這衣衫淩亂,臉頰紅潤的妙人兒,那豐滿的乳兒,這會兒一呼吸便鼓脹
起來,都能想象,吮在嘴裏是怎樣一種銷魂滋味。

  「二叔我沒有……」林靈心慌急著要跳下床來。但是,羅二叔卻搶前一步,
徑直就跨步上前按住她。「小靈兒……」

  「放開。」

  看著男人赤紅的欲眼,林靈哪還不清楚二叔對自己生了色心。她張腿就踹。
但是,羅二卻整個的撲過去,「小靈兒,叔叔只嘗一口,你讓我嘗一口……」

  男人惡心的嘴湊過來,林靈嚇的啊的尖叫出聲。但是,她越是掙紮,胸部就
晃的越是洶湧。羅二叔粗喘著,張嘴就來咬她衣服。

  「救命,巧兒……」

  「砰……」

  恰在這時,羅二叔後腦被狠狠敲了一棍子。

  巧兒顫抖著拉過林靈,「大少奶奶……這這……」

  小丫頭眼睛一瞪,拎起棍子又沖了過去。但就到這時候,羅二叔居然還想要
撲到林靈身上。

  還是巧兒的棍子舉起來後,這人才清醒一點,「侄兒媳婦,剛才叔叔喝酒了
,下人誤把我摟到這兒來,冒昧了。」

  就這樣一句話解釋了,人就轉身而去。

  等到人走了後,林靈嚇的上前闩住門,轉身,摟著巧兒壓抑地就哭出聲來。

  「少奶奶你莫怕,我娘是這後院的二管事,老子是莊子裏的管事,他們交待
了的,不能讓你受欺負。這一幫色鬼,就知道他們不會安好心。」

  巧兒這一安慰,林靈抽噎地哭倒在她肩膀,剛才真的好後怕。但是,爲什麽
明明只是白天,自己也做了那一個夢呢?

  「大少奶奶,剛才我明明是在睡覺,可是一下子就覺得好冷,徹骨的冷意把
我冰醒過來,正好就聽到你在呼救。還好,還好,也是上天有靈,若不然……」
後果不堪設想。

  林靈本來還難過的,聽她一說冷醒過來,身體也發抖了。

  「你,你是怎麽個冷法?」

  「啊?」巧兒皺眉,最後還是解釋清楚,「就是感到很砌骨的那種冷。跟平
時的冷在表面不一樣,反正很古怪。」

  林靈張嘴,到這時候,她若是再自我欺騙,說那一切只是夢,只怕怎麽也說
不過去。

  就是說,從叁年前開始,那個夢中的夜郎,他恐怕……是那種。想到夢中的
他,林靈一點也不害怕,相反,還莫名有些期望。

  若是正常的人聽到,必定會說這姑娘怕是臆症了呢。但事實上,林靈真的不
害怕。一切還得追溯到叁年前第一次與夢郎相遇……

  那次因爲去表哥家遊玩,和他們一塊去海邊踩沙,趕海,撿那些被沖上來的
海貝,沒提防石頭太滑,掉落在海裏嗆了些水。

  還是表哥幾個撈起她,小命是保住了,但卻一直高燒醒不來。

  而她,也是在一片迷霧中一直往前走,一直在呼叫爹娘,哥哥們,但是怎麽
找也沒能找到人。最後似乎又掉落到冰冷的海水裏。

  她嚇的嗚嗚大哭,在最絕望的時候,一道身影站在面前。

  他盯著她半天,在她羞愧的垂首時,男人伸手,輕輕握住了她纖弱的手。

  被帶出寒潭的瞬間,林靈笑的極傻氣。「謝謝,謝謝大哥哥。」

  男人只是沈默盯著她,最後,嘶啞著輕輕摩挲她臉龐,「你怎麽能闖入這兒
,你的身體好溫暖,你是誰,我又是誰……」

  當時,夢郎的聲音很迷惘,就象是迷失了方向的大孩子一樣。林靈只覺得心
好痛,她抱住他,「大哥哥,你是不是好冷,林靈抱著你,我叫林靈,是小李莊
林秀才的女兒。大哥哥,你還冷嗎?」

  夢郎僵立在那兒,過了半響,擡起她下巴,很認真很認真地品嘗她的嘴兒。
並沒有欲望,只是純粹的想要嘗試溫度的那一種。

  許是太溫暖,夢郎當時吸了好久,最後一點點把她抱緊。「林靈啊,以後你
就是我的靈兒好不好?」

  「不好,我是爹娘的,除非,是我夫君才能擁有我。」娘說過的,她是爹娘
的,以後也會是夫君的。

  「呵呵,我的小靈兒……你肯定是海神送給我的最好的禮物,靈兒,靠近你
好舒服,好溫暖,對不起,我就是想吻你。但是你太小了,我不會對你有別的傷
害……」

  也是從那時候起,夢郎幾乎每夜都會入夢來,在夢裏,他教她術逄,也教她
識字斷文。但是熟稔以後,更多的,則是摩挲揉搓她的身體,她的乳兒……

  「巧兒,大公子……是幾年前失事的?」

  巧兒疑惑,少奶奶居然連大公子什麽時候去的也不知道。可見也是個糊塗的


  「叁年前啊。」

  叁年,叁年。

  林靈蹭地站了起來……

  第8章 祖母道緣由,夜色臨來要主動……

  巧兒看了看被抓的很緊的胳膊,有點疼,不過,少奶奶似乎太激動了,還是
忍耐吧。

  「對啊,叁年前的重陽節時候。」

  「重陽。」林靈的手幾乎是掐了,巧兒受不得直呼疼,這才把她驚醒了一點
,「我就知道,我就知道,巧兒對不起,但是,謝謝,我想馬上回娘家一趟,走
,我們去和老夫人說一聲。」

  巧兒想著吧,才發生今天二爺的事情,回大少奶奶娘家也能讓她安心一些。
當下便陪著林靈一起去請示大太太。

  看見兒媳婦過來,大太太笑著牽過她手,「好孩子,你要悶的慌,就去走動
,或是回娘家多住上幾天。娘不會說旁話。」

  林靈感激的很,這婆婆人是真的好。她還在想著怎麽找借口回娘家,不曾想
她卻是先給自己找了話頭。

  「娘,若是我親娘在世,只怕也就是你這樣了。」

  蘇氏看她一點點事情便感激涕零,再一次歎氣,這孩子就是個實在的。但是
也更加憐惜她,若不是那個僧人說過,兒子還有一線生機,而生機,就是要娶面
前這孩子……她都有心想把人放走了。

  「你呀,娘不對你好,還能對旁人好啊。我這一輩子,就生了景頗還有景顔
。可惜景頗在海上出了事,若不然啊……」

  說到這些傷心事,終歸是怅然的。安慰了她一番,林靈便急吼吼地回娘家。

  出門時,居然還碰到二爺,對于這所謂的長輩,林靈現在厭惡到極點。她當
沒看見擡頭就要走,但偏偏,這二爺還一幅當中午沒發生那事一樣。熱情迎過來
,「大侄兒媳婦,這是要出門?二叔用車送你。」

  林靈暗自攥了攥拳頭,冷聲告誡,「二叔,婆婆有車,就不勞駕二叔了。再
則,二叔是長輩,沒得往侄兒媳婦跟前湊,二叔不注重面子情,侄媳婦可還得要
臉呢。還望二叔自重。」

  這可謂是丁點面子也不給了,門房嚇的腿軟。這府裏面,二爺雖然也有風流
事,但是終歸要比叁公子,還有四爺這些要強上許多。

  誰能想到,這才娶進門的新媳婦兒,表面上看著溫婉動人,但是正經的是個
辣椒混著做出來的。

  羅二爺沒惱,相反的,還挑眉饒有興緻看著她啧啧搖頭。「唉,是二叔逾越
了。不過,二叔真的只是想照顧你這嫁入門來就新守寡的侄媳婦啊,罷了罷了,
既然侄媳婦是個愛重面子的人,那二叔就不做這起惡人。」

  林靈鼻子裏面輕嗯了一聲,沒再與他嗆嘴。畢竟她是才進門的新媳婦兒,若
是太過分,人家只會說她。就算是今天,只怕不少人也只會說是她不守本分,勾
引長輩之類的。不過嘴巴長在人家身上,自己問心無愧便好。

  上了車,巧兒還在嘀咕爲她抱不平。「大少奶奶,你就應該把這些事情和大
太太說一聲。這府裏面終歸是大太太在掌家。那另外幾房,看似分家了,可哪一
房不是讓長房照顧著的。每年光是長房送到幾房的吃食,布料,折算成錢,那一
房也得有幾百兩了。」

  長房因爲生意做的好,又對爹娘做過承諾,說一定會照顧兄弟們。就因爲這
樣,所以從一開始就照顧兄弟們。這一年年的下來,那一些人早就習慣了照顧,
若是克扣了,只怕還得說是長房對他們不好了……

  「巧兒,不是我不想挑明說二叔這樣的事情。但是現在我鬧開來,吃虧的也
只能是我。與其這樣,到不如找一個合適的機會,放心,我不是那種吃了暗虧還
不算賬的人。」

  爹是個正直的人,然而,祖母卻是個人精啊。這些年她母親早逝,幾乎是跟
著祖母在一起。祖母這一輩子,可是打小就鍛煉著,從繼母,到現在被親兒子,
繼子女各種尊敬的存在,她活的並不是一般的精啊……

  想到祖母,才離開家幾天的林靈嘴角上揚。

  到家後,林靈先去拜見了祖母。

  老人家看見自己最滿意的孫女兒歸來,也是拉著她手各種問候。

  她腦袋擱在祖母的膝蓋上,輕輕蹭著她手,「祖母,謝謝你爲我挑的這一戶
好人家,婆婆待我極好。之前我不理解,爲何你非得爲我挑這樣一戶人。明明你
那麽疼我,但是這幾天發生了一些事情,我有點明白了。祖母還是疼我的,就是
心也壞了,明顯是對孫女兒好的事情,偏生要隱瞞事實。」

  小人兒一撒嬌嘟嘴,老余氏就知道這孫女兒是真的知道一些事情。

  「這種事情啊,真的太玄乎了一些。祖母也不曉得怎麽才能與你講。是以在
當初羅家來提親時,一看他們那八字,祖母就知道了,當年茲安師傅所說的你命
定這人,是真的到了。」

  她承認了,林靈反倒是松了口氣,要知道,來之前,她只是心裏暗自猜測,
自己的婚姻怕是祖母有所知情。要知道,林家是遇到了困難,但也不至于非得把
疼愛的她推給羅地主家。如今知道不是被親人所賣,她是真松了口氣。

  看她這樣,老余氏哪還不知道,自己是被她詐了。戳著她額角,「你個皮猴
啊,祖母居然也有上你當的時候。好在我家靈兒是長大了,也罷,你都詐到這份
上,祖母就與你道出你那婚姻的緣由。」

  卻說,當年林靈落水只是昏迷高燒醒不來,家裏人急到不行,老余氏也就把
孫女兒的八家拿著,去了廟裏請自己的僧人好友幫忙算命。

  這一去,便遇到一個尼姑在那兒,接過八字一看,當時就面色疾變,並且口
呼,這孩子是個命貴之人。將來可是個半鳳命。旋即她話鋒一轉,便說出這孩子
還有一道情劫沒過。若是過了,才能有這樣的命。找不到這樣的人,這一輩子不
瘋就是傻。而當時,那位高僧給出的八字卻是極古怪,居然是個陰年陰月陰時所
生的男人。而林靈的生辰,也是陰時陰月陰年……

  這種出生,姑娘還好一些。若是男人,則會有厄難。老八氏一直在找這樣出
生的人。誰能想到,羅家求娶上門時,拿來的八字,恰恰好就是這樣一個出生。

  怕家裏人反對,老余氏就在倆個大孫子與人打架産生摩擦時,有意與林靈撒
謊,說她倆哥哥得用大筆的錢打理。就是這樣的情況下,才有了羅地主上門提親
,卻又被林靈聽說,可以得到五百兩聘禮的由頭。

  急于求出哥哥的她,主動找到老余氏說願意這親事。但是真看祖母不反對,
家裏人也沒攔著,她這心……還是傷心了的。

  現在事情搞明白,林靈也就哭笑不得。

  嗔著老人家,「祖母你太壞了,我決定,今天就做一道你最不愛吃的辣椒魚
來吃,讒哭你。」

  老余氏哈哈直樂,「是是,讒哭我。」她乖乖的孫女兒喲,就知道她是最愛
吃這些辣口的。還讒哭她,不就是想孝順她麽。

  對于祖母,林靈也沒什麽好隱瞞的,羞答答的,撿到了些許和夢郎的事情,
再把自己猜測的,那夢郎就是羅家長公子的身份說了出來。

  老余氏是真吃驚,不過她與尋常老婆子不同。在吃驚過後,到是欣慰。「看
來,當年人家說的是對的,你們若是結合在一起,彼此就會有一線生機。今天看
來,這一線生機是真的存在。你呀,就好好和女婿過快活日子吧。早前我還是覺
得虧心,以爲是真的讓你守寡。今兒瞧著,你這婚事到也是極好。至少,女婿還
可以陪著你,可惜……」可惜只是陰靈的模式。

  但是聽起來這一切在往了的方向發展。林靈到是奇怪了,「祖母,你就沒認
爲這是孫女兒在撒謊。你也不覺得,孫女兒是……淫蕩之人。」

  老人家狡黠一笑,「你呵,想太多了。陰陽合泰,這原就是夫婦孰倫之歡。
我家靈兒是個什麽樣的人,祖母能不知道?但是我們女人,身體也是有自己的需
要。男人嘛,也是喜歡咱們在床上……放開一些。」

  看祖母眼裏掠過的得意,林靈突然了悟,合著祖父對祖母一直極好,就是因
爲她們夫妻房趣較好。真是好奇,祖母那般憨實的人,與祖母在屋裏……老余氏
眼睛一瞟她,林靈趕緊正色。呀呀,不能在祖母面前想這些呢。不過,有這樣一
個開朗的祖母,真的開心呢。

  祖孫倆人又說了一會兒,最後,老余氏拿出一個看起來軟乎,又有點古怪的
瓶子。

  「這是當年那位茲安師傅交給我的一個東西,她說若是你嫁人了,就把這給
你。這玩藝兒,據說可以讓你們房中情趣更加不一樣。也說了,你們若是交媾的
次數多了,生機自然也就來了。」

  呀好羞啊。以前還覺得晚上和夢郎在一起羞人,所以爲了早一點看見夢郎,
她今天晚上是不是要主動一些啊。

  這樣一想,林靈都有些急不可耐,就期盼著晚上早一點到來。

  就在這樣奇妙的期盼中,夜晚降臨。

  林靈早早兒入夢,在夢郎靠近的瞬間,她欣喜奔去。在看清對方時,她嘎然
止步。

  「呀,夢郎,你……的臉……」

欧美ZσZo牲交另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