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

2022-09-01发布:

久热香蕉在线视频免费青青江湖侠梦

精彩内容:

 薊城乃是這附近方圓幾百裏最大的城市,而此刻正值晌午,街道上摩肩接踵,
好不熱鬧。

  忽而馬蹄聲響起,衆人的目光都轉過去,直勾勾的盯著。這看的當然不是那
馬,而是馬上的佳人,身著一襲白衣,肌膚勝雪,雙目猶似一泓清水,顧盼之際,
自有一番清雅高華的氣質,讓人爲之所攝、自慚形穢、不敢亵渎,一舉一動都動
人心弦,引人沈醉。而她的額頭因那騎馬所出了一層香汗,更加誘人犯罪。

  正坐在路邊的小乞丐看的目不轉睛,似乎兩個眼珠子要瞪出來一樣,心中慾
火不斷升騰,仿佛聽到了她在自己身下的嬌喘。「要是能上一次這樣的美女,我
就算死了也值啊!」。傍邊的老乞丐聞言,一伸手重重的拍在他頭上,「妳就做
夢去吧!她可是城邊希薊山莊莊主的二徒弟。希薊山莊,知道嗎?就是燕飛大俠
燕莊主所建的,就憑妳?」雖然小乞丐早知道這樣的佳人不是自己所能染指的,
但還是雙目透出黯然之色,更加用力的盯著那遠逝的佳人背影,心中的火熱不斷
升騰。

  正在趕路的蘇璃夢當然不知道路人的心中的意淫,上個月,她受師父所托,
去送一封信給蜀州刺史,現在正在回來的路上。雖然不知道已經歸隱的師父與蜀
州刺史劉腩有何交情,但既然是師父的要求,那就衹能竭力去做了,雖然劉腩看
著她色咪咪的眼神,仿佛要吞了她一樣,令她記憶深刻。這也是她這麽急回來的
原因。

  終于到了山莊,蘇璃夢一掃心中不悅,翻身下馬,去找師父複命。剛穿過大
堂,一個男子輕浮的聲音傳來,「二師姐,多日不見,妳長得愈加俊俏了,是不
是在外面………」

  燕雲看著剛從外面回來的師姐,一月不見,再看時心中慾火翻騰,看著她凹
凸玲珑的嬌軀,削肩細腰,胸前一雙玉峰盈盈一握,傲然挺拔,挺翹圓潤的臀部,
令人想去好好揉搓一番。一想起一直對他冷冰冰的美麗師姐在自己胯下婉轉呻吟
的美妙姿態,心中一片火熱的燕雲忍不住出言調戲。

  蘇璃夢聞言,蛾眉輕皺,她一直很厭惡這個對她垂涎已久的小師弟,但他是
師父師娘的獨子,師父晚來得子,從小對他溺愛有加,但在師娘的管教下燕雲也
一直沒有犯下什麽大錯。燕飛在蘇璃夢幼年2歲時收養她,在14年中對蘇璃夢
如同親女。所以蘇璃夢看在師父的份上,對燕雲平時的輕佻話語常常無視。

  蘇璃夢轉過身子,绛唇輕啓,保持冷漠的語調,「我有事,要向師父複命,
讓開。」說完,看也不看燕雲,轉頭離開。

  在蘇璃夢轉身時,誘人的酥胸上下起伏,燕雲不由得盯直了眼,又聽見蘇璃
夢清脆而又清冷的聲音,如空谷幽蘭,令人自鄙。但話中的冷漠又激怒了燕雲,
心中邪火大漲,看著蘇璃夢遠去的姣好身影,腦海中突然有了一個大膽的想法。

  而遠去的蘇璃夢,以爲這次會像以往一樣不了了之,沒有看到盯在背後炙熱
淫邪的目光。

  是夜,蘇璃夢正在房中,雙腿盤坐在床上,靜坐練氣,腦海中卻靜不下心,
想著今天與師父的對話。大師姐柳歆瑤也外出送信,至今未歸,雖然柳師姐武功
比自己稍高些許,但與蘇璃夢對外人冷冰冰的態度不同,柳韻瑤師姐相比之下顯
得有些軟弱,不會拒絕別人,這也是蘇璃夢擔心師姐的原因。

  房間門輕吱一聲打開,腳步聲輕響,有人進來了。蘇璃夢對此並不在意,她
知道是師娘進來了。今天向師父複命後,師娘便把自己拉去內室,對自己噓寒問
暖。這想必是師娘來送她今天說的蓮子羹吧。想到這,蘇璃夢平常一直緊抿的唇
也不由的彎起一絲弧度。

  一碗羹放在桌上,腳步聲轉向蘇璃夢,師娘卻還未發聲,這讓蘇璃夢心中泛
疑。正準備睜開美目,一指勁風打在蘇璃夢膻中。

  蘇璃夢直坐在床上的嬌軀無力的癱軟在床上,內氣漫散。睜眼看去,映入眼
簾的卻是燕雲熾熱的目光,蠢蠢慾動的雙手,還有一張猥瑣的面龐。

  「怎麽是妳?」蘇璃夢雖然心中稍慌,但還是強作鎮靜,用冰冷的話語斥責
燕雲,「還不快離開。」

  「嘿嘿嘿,妳還以爲是和白天一樣嗎?哈哈哈哈哈,」燕雲心中大喜,能擊
中蘇璃夢,他也不抱希望,畢竟她的武功遠遠高于自己,燕雲衹是仗著蘇璃夢不
敢真的對自己動武,才敢借此機會偷襲。而現在,巨大的驚喜令燕雲不敢相信,
平時不能觸碰的誘人師姐,現在正癱軟在床上任他爲所慾爲。

  「蘇璃夢,妳也有今天,叫妳平時不拿正眼瞧我,今天我就要肏死妳,再廢
了妳武功。明天我再求爹娘將妳嫁與我,我以後要日日夜夜肏妳,把妳調教成一
條淫蕩的母狗。」燕雲說著,雙手已經摸上了蘇璃夢的一雙纖纖玉手。

  蘇璃夢已經感覺到一衹手正在撫摸在自己柔若無骨的玉臂,強忍心中厭惡,
像沒聽到燕雲的淫語一樣繼續用冰冷的聲音說:「如果妳現在回去,我可以當做
什麽都沒發生。」

  「嘿嘿嘿,」燕雲並未接過少女的話,而是繼續向上摸索,似乎想做這個美
妙的少女嬌軀的第一個開拓者。

  燕雲看著蘇璃夢因內心不平靜而上下起伏的玉峰,像用視線去好好『關愛』
這對藏在少女白色衣襟下,微微顫抖的玉乳。心中巨大的驚喜感,使他想去慢慢
享用這個美妙的戰利品,一寸一寸的摧毀蘇璃夢的高貴典雅,令她成爲自己專屬
的女奴。

  燕雲坐在少女的旁邊,一拉蘇璃夢的玉臂,將她拉入到自己懷中。渾身無力
癱軟在床上的蘇璃夢似乎衹能令他擺布。感受著懷中的溫軟似玉,燕雲在少女嬌
巧纖細的美妙曲線、柔若無骨的仙肌玉體上上下其手,撫摸在蘇璃夢的香肌玉骨,
從柔軟的小腹漸漸向上移動,火熱的大手突然握住那對微微顫動的少女香峰,突
然襲擊令蘇璃夢發出一絲嬌媚的鼻音。

  蘇璃夢強忍心中的羞憤與身體敏感的反應,努力保持表面上的冷靜,但挺翹
誘人的玉女雙峰被厭惡之人肆意揉捏,指尖似乎在不經意之間輕撫過高挺香峰上
被白色勁裝包裹的粉紅蓓蕾。,還是令她不由的發出一絲婉轉嬌啼。少女還是在
努力保持平靜,不讓自己發出媚態。她知道,若自己表現出妩媚情動,衹會讓燕
雲更加興奮。

  但蘇璃夢不知道的是,她此刻清冷的神態,和若隱若現的媚態,更引起了燕
雲的征服慾。燕雲戀戀不捨的收回那衹享盡豔福的手,把少女的嬌軀橫臥在自己
腿上,一衹手在被壓在腿上的玉峰周圍打轉,少女挺拔的玉乳令燕雲感到了驚人
的彈性。另一衹手則摸上了蘇璃夢修長圓潤的玉腿,感受著少女嬌嫩纖細的肌膚,
又移到了蘇璃夢挺翹的翹臀,細細撫摸在少女的香臀,在少女禁地周圍用力撫摸,
似乎想用手指去感覺蘇璃夢少女玉穴的溫暖緊致。但幸運的是沒有。

  蘇璃夢感到正在肆意玩弄自己嬌臀的大手移開,輕輕的鬆了一口氣。但燕雲
火熱的大手又重重的拍打在少女香臀上,蘇璃夢不由的輕叫一聲,婉轉中透出無
限的媚意。燕雲繼續拍打少女的嬌臀,聽著蘇璃夢強忍的鼻音,心中慾火終于忍
不住了。

  燕雲扶正少女的嬌軀,讓蘇璃夢玉臂纏繞上自己的脖子,用胸膛去感受少女
胸前的驚人柔軟,將少女纖細修長的美腿盤在自己腰上,雙手用力環繞在蘇璃夢
纖細的柳腰上,用已經高挺的肉棒去在少女嬌臀上戳來戳去,隔著薄薄的一層衣
襟感受著蘇璃夢私處的美妙。

  燕雲瘋狂的親吻著少女天鵝般修長細致的脖頸,少女上身的衣服已經在燕雲
的輕薄中散亂了,衣襟半開,香峰半露,玉女峰上粉紅的蓓蕾在燕雲胸膛上摩擦,
在一點一點的勾引起蘇璃夢的情慾。

  燕雲猴急的用手去撕開少女的衣襟,想去用蘇璃夢緊窄誘人的處女桃源去安
慰自己高昂的肉棒。

  就在這時,蘇璃夢已經頰紅眼媚的精致面龐上泛起一陣不正常的嫣紅,無力
環繞在燕雲脖頸的玉臂突然用力,扼住燕雲的後頸,正在性奮上的燕雲遭此襲擊,
暈了過去。

  蘇璃夢努力的移開在纏在燕雲身上的四肢,無力的嬌軀卻不聽使喚。努力推
開燕雲身體,卻一時無力,乏力的香軀癱軟在燕雲身上,精致清冷卻又眉目含春
的臉龐一時撲在燕雲胯下。雖然主人已經昏了,但肉棒仍保持在火熱堅挺,戳在
少女的粉嫩紅頰之上。聞著燕雲胯下的異味,蘇璃夢心中深感屈辱,但爲了保護
自己的清白,她強行運功,沖開穴道,自己受了不輕的內傷,嬌軀無力的癱在燕
雲身上,忍受著這粗熱對自己的冒犯。

  又保持了這個暧昧的姿勢一會,四肢漸漸恢複了氣力。蘇璃夢將燕雲的身體
移到一邊,換上一身新的衣衫,她默默的走出去,想冷靜一下,中途看到了桌上
已經涼了的羹湯,心中下定決心。

  明天向師父請辭,去找大師姐。

              (第二、叁章)

  遠山連綿,山巒疊嶂,一白衣女子騎著一匹白馬的身影,漸漸映入在門吏目
中。正值晌午,雖已是高秋,但仍帶一絲暑氣,門吏看著遠處來的身影,嘴中輕
罵一句,但還是從門邊陰處出來,準備盤查。

  那正要入城的女子,正是在外的蘇璃夢,看著從地平線上漸漸聳立起挂著殷
字牌的高大城墻,心中卻想著師父傳來的信息,柳師姐已經回到山莊了。因此她
也沒理由在外行走,此時正在回薊城的路途之上。已經過去一個多月了,但蘇璃
夢心中的疙瘩還沒有消去,那夜之事,一直在腦海中難以接受,。若是常人,一
劍殺了便是,可猥亵自己的恰恰就是師父唯一的兒子。師父多年來對自己不薄,
這讓蘇璃夢不知如何是好。衹能在路上磨蹭,希望能拖延些時日,晚些回去。

  門吏看著越來越清晰的人影,本來顯得疲憊的雙眼漸漸睜圓,那女子膚光勝
雪,雙目猶似一泓清水,容貌秀麗之極,雖不是如寒冰般拒人于千裏之外,但那
高雅幽潔的神態,令他自慚形愧,對蘇璃夢更是衹敢遠觀。

  那清麗的身姿已經走到城門,門吏趕緊迎上去,看著蘇璃夢從懷中掏出一精
巧的文牒,丟向他,小吏接住文牒,不時嗅到文牒上傳來的幽幽清香,心早就飛
到蘇璃夢身上,想著這少女身上該是如何清香,眼角余光更是瞟到少女身上,看
著蘇璃夢身材凹凸有致,發流散如瀑,纖腰一束,面紗蓋不住五官的玲珑精美,
秀眉輕皺,讓他都爲之揪心。

  門吏將關諜還到少女手上,看著遠去的倩影,衹能戀戀不捨的回頭,去在等
下一個不知道什麽時候來的行人,心中卻想著誰能享此豔福。

  蘇璃夢騎著馬在城中漫遊,兩邊街道行人稀稀。少女正打算找一家客棧暫且
休息,卻在街角看見一群人圍在那一處,心中好奇心不由大起,上前去一看究竟。

  蘇璃夢走進人群,衹見一老婦坐在官府前啼哭,「老伯,能否告知她爲何在
此啼哭?」正在圍觀的一蒼發老漢衹聽見身後一聲悅耳動聽的聲音傳來,轉頭看
去,映入眼簾的正是蘇璃夢面帶輕紗的俏臉。

  「這也是造孽啊!那老太平常我也是多見,丈夫早喪,衹留下一女相依爲命,
以後可就指望那女兒過活。沒想到,上月她那女兒與女婿出城祈福,被山賊盯上。
現在聽說,女婿死了,女兒被山賊霸占,這可讓她怎麽活啊,唉!」老漢邊說邊
歎氣。

  「那官府不管嗎?爲何任她在府前哭泣?」

  「唉,想必女俠是剛來的吧,那山賊盤踞在二界山上,與本地豪傑一直勾結,
官府也參與其中,哪會去爲我們這些平民百姓去招惹他們!」老漢以手遮面,忍
不住歎息。

  蘇璃夢從老漢叁言兩語中了解了大概,心中想起經過二界山時也遭人打劫,
不過那毛賊的功夫豈是蘇璃夢的對手,被少女教訓一頓後就放了,卻不想他們還
做下這樣龌龊的勾當。

  想到這,少女翻身上馬,決定去消滅那群山賊。正在蘇璃夢疾馳出城時,又
被一群人騎馬攔住。「姑娘,終于找到妳了,」一富態青年攔住少女面前,氣喘
籲籲,「我沒有惡意啊,衹想認識一下姑娘而已,姑娘何必躲著我呢?讓我追著
好苦啊!」

  蘇璃夢看著面前這個一直纏著她的登徒子,自從在犁縣見到她,便驚爲天人,
她走到這,沒想到他還追了過來。

  「讓開」,蘇璃夢輕斥,見到富家少爺仍攔住馬前,一聲輕籲,便駕馬沖過
去,對這種纨绔不必手下留情。身邊的僕人趕緊推開李榮,李榮看著遠去的曼妙
身姿,「還不快追!」

  一路加鞭,蘇璃夢到達二界山山腳時,已是黃昏時刻。少女也不怯,直接上
山去找賊窩。

  李榮遠遠的吊在蘇璃夢後面,衹能眼睜睜看著蘇璃夢孤身上山。一行人停在
山口,「少爺,我們還是回去吧,我們這幾個人勢單力孤,不是那夥賊的對手啊!
這賊頭郭樂池雖與老爺有聯係,但他抓到了少爺,不見得會放過您啊,我們還是
回去吧,不要爲了一個女人送死啊!」阿德上前說道。李榮清楚,阿德是對自己
忠心耿耿,可放棄這樣這個絕色美女,他不甘心啊!「少爺,反正女俠您也玩了
不少了,不要爲了一個丟了性命啊!」阿德見少爺還是面帶猶豫,遲遲不下決心,
又出言勸導。李榮內心仍在天人交戰,猶豫不決,他心中還是認爲蘇璃夢與以前
玩過的「女俠」一樣,樣子貨罷了,衹是頭腦發熱想去行俠仗義,他可不認爲這
樣一個清純可人的少女能活著回來。在他心中,蘇璃夢肯定會被這群吃人不吐骨
頭的賊活活玩死的。

  想到蘇璃夢這樣的清秀絕俗的絕色美人被山賊輪姦致死,想起蘇璃夢凹凸有
致的身材,酥胸俏臀,李榮一咬牙,「德叔,妳先回去叫人,我爹不是在這裏有
些産業嗎?把那些下人通通叫來,我今天就要虎口奪食!!!」

  「唉,」最但心的事情還是發生了,阿德看著精蟲上腦的少爺,沒辦法,老
爺既然讓自己照顧少爺,那就不能讓他出事。「小胡,妳回城去把家裏的下人全
都叫過來,在山澗待著,看到信號,就沖擊賊寨,不用硬上,引起混亂後就跑,
聽到了嗎?」「遵命」「少爺,老奴跟您一起上去,不過要聽我的話,行嗎?」
李榮大喜,德叔可是老江湖了,有他的話想必定會機會大增,連忙點頭。

  「救命啊!有老虎」。

  「有幾頭」,山上遠遠的傳來一句。

  「山下有叁頭,山上有九頭」。

  阿德轉頭對李榮示意,李榮及其他幾人連忙跟上阿德。「老德頭,妳今天怎
麽來了,交易的日子不是在9天後嗎?」阿德上前笑呵呵道:「這不是有事嗎,
老爺想問問郭頭目下一次能不能多出一點兩腳貨,就派我來問了。對了,郭頭目
呢?」

  小徑上從黑暗中冒出一個笑嘻嘻的山賊,「郭老大啊?老大正在準備娶壓寨
夫人吧!」阿德故作疑惑,輕咦一聲。那小山賊看了看阿德一行人,神秘的笑了
笑,「妳是不知道,今天啊,郭老大抓到一個絕色俠女,現在應該正準備給她開
苞呢!」

  阿德身後的李榮聞言,身形微動,好似要沖上去一樣。後面的僕人拉了拉少
爺,阿德轉過一衹手,壓住李榮的肩膀,不讓他輕舉妄動。

  那接頭的山賊停頓了一下,沒看到下面的異動,啧了啧嘴,繼續說道,「妳
是不知道,那個女俠好生厲害,上山的時候打傷了好多弟兄,妳看看這,我這現
在都疼著慌。聽其它兄弟說,他們前幾日也遇到那個女俠,郭老大差一點就死了,
幸好她心軟,沒有殺了老大。哈哈,她今天落到了老大手裏,啧啧。」那賊擠眉
弄眼的對阿德促狹的笑了笑,露出男人都懂的表情。

  「那女娃這麽厲害,郭頭目怎麽抓到她的?」

  「嘿嘿,郭老大厲害著呢。自從上次差點被她殺了之後,老大把以前劫殺的
一個遊方道士的東西翻了出來。妳是不知道,那個美人都殺到聚義堂了,然後老
大急中生智拖住了美人,偷偷放出了迷魂香,不過十幾息,我在旁邊就渾身無力
了,幸好老大馬上讓我們聞了解藥。那小美人足足掙紮了一柱香的時間,差點就
讓她跑了。抓到那個小美人之後,老大讓我們把她五花大綁,又親自餵了那美人
一袋不知道是什麽的粉末。現在,那女俠就要是老大的玩物了,我們這些小弟說
不定也能喝點湯。」

  「看來那女俠還是個在江湖上還是個雛兒啊」

  「是啊!老德頭,看在妳我多年的情分上,我告訴妳,不要和老大說啊。那
女俠是我和竹叁送去地牢裏的,妳是不知道,那真是一個極品啊,皮膚嫩的能掐
的出水來,臉蛋精致極了,要不是害怕老大責罰,說不定我就在地牢裏把她肏了。
不過,我也著實過了一把手瘾。那小美人堅挺柔軟的酥胸,被我使勁揉抓,我這
輩子就沒玩過這麽軟綿綿的的玉乳,那小妮子清高著呢,我把玩她的玉女峰,用
指頭扣她胸前的乳峰,她竟然沒叫喚。」那賊露出猥瑣的笑容,「後來,我把手
指塞到她的香唇裏,用手指磨蹭她的銀牙,抓她柔軟的舌頭,玩了有一會後,我
把我的肉棒蹭到她臉上,用龜頭摩擦她的朱唇,在她柔軟光滑的臉蛋上磨蹭,妳
是看不到,看著那高傲,永遠看不起咱的絕美女俠衹能在咱胯下嗚嗚呻吟,看著
她倔強的眼神,我老王這輩子也沒這麽快活過。還有她那長腿、翹臀、蜜穴,即
使不能幹,妳老王我啊,也沒少玩,也用手指去玩弄她了,那小美人的屄不知道
多緊啊,我一點一點的把那小美人的白色亵衣用手指頭頂到她小穴裏去。看著她
小穴裏的白色亵衣漸漸透明,要不是怕郭老大發現,我能射在她嬌豔慾滴的臉蛋
上。」很明顯,這山賊陷入了心中巨大的成就感,仿佛完成了人生中的偉業。

  李榮聽著自己的絕色女神被這麽一個猥瑣小子如此玩弄,牙齒咬的吱吱作響,
下體卻不自覺的硬了起來。相反,阿德心中一片平靜,走近山賊,突然下手,直
接扼住還沈浸在美色的老王的喉嚨,用力一甩,那賊直接倒地。

  向後招了招手,阿德帶著一夥人從後徑潛入了賊寨,從懷中掏出信號彈,一
拉,一輪彩光綻放在黑夜之上。

  前寨的火光漸漸混亂,人聲此起彼伏。「德叔,我們快去地牢救她」李榮小
聲的對著前面的阿德說。「不,我們先去暗算郭頭目。」他神情的強硬令李榮不
敢反駁。阿德對賊寨也是熟門熟路,前寨的混亂吸引了大多數山賊,得此李榮一
行人也順利的溜進了郭樂池房間附近。

  看著映在房門上的人影,輕叩房門,阿德叫喚道:「郭頭目,老爺找您有要
事相商。」而房內卻無人回應。阿德又叫了一聲,依然如此。一咬牙,阿德一腳
踢開房門,房內並沒有什麽郭頭目。映在房門影上的人,卻是李榮朝思暮想的蘇
璃夢。

  蘇璃夢此時神情恍惚,一個人赤身裸體的靜泡在木桶中,一直穿在身上的白
色勁裝,散亂的擺放在周圍。

  李榮沖了上去,而蘇璃夢此時也從恍惚中反應過來,輕呼一聲,「是妳們?」
往日清冷幽靜的聲線,此時卻透露出無限的疲憊。「姑娘,我是來救妳的,妳快
點跟我走吧」「救我?」蘇璃夢清脆的嗓音,卻表現出嘲弄與深深的落寂。加上
周圍散亂的衣裝,與在水中若隱若現的挺拔酥胸上的青紫淤痕,不難想象,蘇璃
夢剛才遭受了一番怎樣的淫辱。

  蘇璃夢知道,自己需要立馬堅強起來,即使剛才與郭樂池做一場淫戲,被他
脫去貼身衣物,被他上下其手,被他用力淫辱,即使胸前的柔嫩玉峰還在火辣作
疼,即使修長圓潤的雙腿纖細的玉臂還酥麻無力。

  「把衣服撿起來,」李榮聞言俯身收拾剛從蘇璃夢身上扒下來的衣物,還帶
著幽幽處子清香。「抱著我,給我穿上衣服,」雖然蘇璃夢是用清冷的聲音說出,
可這淫邪的話語給他一種不真實感。「快點!」李榮馬上走進木桶,還揮揮手,
意後面的人退出去。阿德輕歎一聲,揮手帶著下人們去望風,衹能指望這個小祖
宗不要在這裏發情吧!

  李榮伸出那雙常年遊戲花叢的老手,將蘇璃夢從腋下抱起,兩衹手不時輕輕
劃過少女剛剛飽受摧殘的玉乳,將已經有些殘缺的少女衣物蓋在少女胸前,輕輕
扶起蘇璃夢的纖纖玉臂,放在衣袖之中,指尖劃動在少女嬌嫩白皙的玉肌,微微
顫動的嬌軀反應出少女沒有想象中那麽平靜。終于,李榮的手伸進水中,沿著少
女的柳腰向下滑動,拂過挺翹結實的玉臀,將蘇璃夢攔腰抱起,少女的精致玉體
也徹底暴露在李榮眼中。他不自覺的看向少女私處,看著姣好的玉體上兩條並攏
的玉腿之間少女粉嫩光滑的細縫,竟然是白虎。

  「看夠沒有」,少女努力的用冷漠的聲線壓抑害羞的心情,但嬌嫩慾滴的俏
臉還是出賣了她。李榮澀澀一笑,用殘破的衣衫遮住少女私處,同時俯身到蘇璃
夢紅嫩的耳骨邊,伸出身經百戰的舌頭,舔了舔少女的精致的耳垂,輕輕吐字:
「總有一天,妳會主動爬上我的床,求我肏妳。哈哈哈」

  蘇璃夢不由發出一聲驚呼,李榮將少女徹底抱起,少女此時渾身嬌軟無力,
而李榮有好似故意捉弄自己一般,自顧自的向外大步走去,而少女爲了不掉下來,
衹得用無力酸軟的玉臂緊緊環繞在李榮脖子上,旁人看去,還以爲是少女主動黏
在李榮身上。

  「德叔,我們走吧。」

  幾日無事,李榮救下蘇璃夢之後,將少女帶到了他家在殷城置辦的房産中。
由于郭興池在少女中迷魂香之後仍不放心,強迫少女吃下了大量的內氣散,所以
現在蘇璃夢還是手無縛雞之力,恢複遙遙無期,衹得留在李榮家修養。幸好李榮
並未強上她,畢竟她現在的身體狀況,反抗不了任何人的侵犯。少女在外也遊蕩
一月有余了,深知自己相貌身材對男人的吸引力,李榮將她從淫窟中救出,保住
了自己的清白之身,又在少女虛弱之時秋毫無犯,每天各種大補之物送上,現在
蘇璃夢對他的好感與日俱增。以蘇璃夢重恩情又知恩圖報的性格,就算李榮此時
強上她,少女估計也不會反抗了。

  一切都在井然有序中,蘇璃夢的身體也在逐漸恢複,李榮也沒有騷擾她。除
了每天都會帶一個女人回來,並在少女隔壁房間淫龍戲鳳,現在蘇璃夢每天深夜
都聽著李榮重重的喘息聲,各種美女的呻吟浪叫,還有小腹擊打在豐臀的啪啪聲
入眠,有時還會聽見李榮在射精時大呼自己的名字,令少女在隔壁暗自臉紅,想
起當初李榮抱起自己時的話語,少女更是害羞的不敢擡頭,主動獻身什麽的,自
己才不會去做呢!混蛋!

  這還是平淡的一個日子,蘇璃夢安心的在李榮家養傷,等待著李榮又會帶著
怎樣的女人回來。家中的僕人向往常一樣進進出出,衹有德叔陰沈著臉縮在庭院
裏。

  在外多時,蘇璃夢開始想唸師父師娘了,還有那個與自己一同長大,比自己
大一歲的師姐,雖比自己大,可在一起的時候,往往自己才更像姐姐。回去吧,
少女暗自下定決心,不管燕雲了,傷好之後便快馬加鞭回山莊。

  少女正暗自沈浸入自己的少女心事中,德叔走了進來,本來就很陰沈的臉愈
發深沈,不知道在想寫什麽東西。

  一聲輕響,將蘇璃夢從心事中脫出,少女擡頭看,德叔冷著一張臉站在自己
面前。蘇璃夢感覺很不妙,李榮到現在還沒回來,德叔又是如此陰冷。

  「蘇姑娘,少爺打聽到了一副藥,可以加速妳恢複,少爺剛遣人過來,叫我
送妳過去。請把,蘇姑娘。」很不妙,蘇璃夢知道德叔在說謊,可她無能爲力,
最大的儀仗,武功,現在是出于半廢狀態。

  「嗯,能讓我換身衣物嗎?」蘇璃夢現在身著一襲青色長裙,如果要逃,少
女深知這衣物是自己的一大阻礙。「不用了,很快就好了,走吧!」德叔陰冷的
聲音傳來,同時還一衹大手扼住了少女的手腕,毫無憐香惜玉。蘇璃夢衹得起身
跟在德叔後面,揣測著未知的未來。

  果然很快,蘇璃夢坐在轎子中,感覺著外面的動靜。轎子很快就停了下來,
「下來吧,蘇姑娘。少爺就在前面。」

  蘇璃夢走出轎子,看著高大的官府,柳眉輕皺,她不喜歡這。德叔立在少女
身後,「走吧,蘇姑娘。」少女微微颔首,走向官府的大門。

  推開大門,穿過過堂,蘇璃夢看見了衙府,還有高坐在衙堂之上的縣令,沒
有李榮,少女心中最大的擔心出現了,德叔爲什麽要這麽做?他一向對李榮忠心
耿耿啊?少女心中的疑惑接連蹦出。在少女惴惴不安時,德叔說話了,「蘇姑娘
我已經帶到了,少爺呢?張縣令。」

  被賣了,到底怎麽回事?

  高坐縣衙之上的張縣令像是看到了滿意的貨色,輕輕點頭。「放心,我怎麽
敢動李爺?這次是沒辦法,山賊的事鬧大了,有人又誣告李爺勾結山賊,下官也
是沒辦法,請德爺多多體諒我等不易。」德叔輕哼一聲,表現的對張縣令的說辭
不屑一顧。隨即轉身離開,路過蘇璃夢時,輕聲道,「對不起了,蘇姑娘,爲了
少爺,我也沒辦法。」德叔到了門口,「張縣令,等老爺回來,光妳這顆頭顱是
不夠交代的。」「這就不勞德爺費心了。」此時,德叔已經關了上了府門,憐憫
的目光一縱即逝。

  空蕩蕩的衙府中衹剩下張縣令與蘇璃夢。張縣令慢慢踱步下堂,緩緩走到蘇
璃夢面前。一衹胖手捏住蘇璃夢精致的下巴,擡起少女的頭,強迫少女與他對視,
雙眼在少女絕美的面龐上流連忘返。「妳,很不錯,怪不得那爲大人想要妳。連
我也忍不住了。」另一衹直接手覆在了少女柔軟的酥胸上,輕紗制作的衣裙令男
人享受到了蘇璃夢胸前的美妙觸感與彈性,挺拔的玉峰正在被眼這個惡心胖子肆
意把玩,蘇璃夢緊咬銀牙,努力克制自己身體的慾望,但敏感地帶受襲的少女,
嗚嗚的鼻音短短續續。想擡手去推開張縣令,可一雙玉臂卻不聽使喚,熟悉的酥
麻感又充斥著身體,德叔給自己下藥了,這是少女心中第一個閃過的唸頭。難到
自己會在這,喪失自己的處女清白嗎?

  「真是誘人的身體啊!」胖子輕輕揉捏少女酥胸前的粉嫩,打量著少女。身
材袅袅婷婷,凹凸有致,酥胸俏臀,流散如瀑,纖腰一束,玉腿輕分,五官玲珑
精美,面似桃花,珠圓玉潤,皮膚粉膩如雪,冰肌玉骨,一身青色衣裙沖淡了少
女的高貴冷豔之感,更像是空谷幽蘭,不可亵玩。

  蘇璃夢衹是冷冷的望著他,默默的閉上了如清水般的冷眸,第一次有武功,
第二次有李榮,這一次,還會有嗎?

  藥性發作了,蘇璃夢的嬌軀也因此越來越軟,幾乎都要靠在張縣令懷裏,自
己的意誌也慢慢喪失對身體的掌握,「妳硬了,」張縣令把玩少女酥胸的手,明
顯感覺到了少女堅挺玉峰上乳頭的的堅硬,「妳動情了,看來妳也是個騷貨啊?」
蘇璃夢默然不語,衹是嘴裏忍不住的嗚嗚呻吟,默默接受著這個男人的淩辱。

  張縣令對少女的不回應也沒有什麽反應,衹是一手穿過少女的小腿,將她橫
腰抱起,蘇璃夢無力的衹能任他擺布。張縣令放下了她,他將少女橫放在衙堂堂
木之上,他知道,他占有不了她多長時間,所以更要珍惜。

  張縣令脫下少女的靴子,手細細把玩這少女精致的腳丫,另一衹大手則撫摸
著蘇璃夢纖細的大腿,感受著手中柔弱無骨的觸感,品味這少女肌膚的美妙。雙
手一路向上,劃個翹臀與柳腰,用最大的力量握住少女酥胸,感受這指尖的軟膩
與那微微從指間溢出的乳肉,再大力揉搓,小指不時逗弄一下已經硬了的乳頭。
少女再也忍不住了,輕輕的呻吟從蘇璃夢的櫻桃小嘴中傳出,隨著男人的動作而
斷斷續續。忍不住了,張縣令將蘇璃夢的青色衣裙從領口撕開,一直到少女平坦
的小腹。蘇璃夢挺拔的玉乳半遮半掩,胸口的冰涼讓少女認識到自己在公堂之上
裸體的事實,一滴清淚從眼角流過,兩衹火熱的大手蓋在了少女的酥胸之上,胸
前火熱的感覺讓自己控制不住的呻吟,少女突然輕叫一聲,張縣令毫無憐香惜玉
的拉扯少女嬌嫩的乳頭,原本粉嫩的乳首,已經充血,變的更加鮮紅,少女的情
慾也隨之膨脹。蘇璃夢雙眼睜圓,不敢置信的看著張縣令的嘴唇蓋在少女朱唇之
上,粉紅的雙唇被男人粗大的舌頭肆意舔弄,更不時想突破銀牙的封鎖,好好品
嘗一下少女的粉舌。

  少女正在苦苦抵擋張縣令的進攻時,一條火熱的巨棒抵在少女小腹之上,蘇
璃夢美目向下瞟去,張縣令已經不知何時脫下了褲子,雙腿蹲伏在少女小腹之上,
熾熱的肉棒放在少女雙峰之前。張縣令也放棄了對少女銀牙的進攻,「何苦呢,
反正妳都是要被我肏的,」張縣令蹲在少女身上,說道。

  但蘇璃夢僅僅是瞟了一眼,就繼續閉上眼。「呵呵,看來妳是不想讓妳的李
少爺平安出來了」

  「妳……」

  「我啊,雖是個芝麻大小的官,但形勢比人強啊,李榮已經落在我手裏,我
做點手腳還是很簡單的。」

  「我要做什麽?」蘇璃夢心中思緒翻飛,她從之前叁言兩語中認識到這次事
情因自己而起,連累李榮受難,李榮對自己有恩,就算德叔這麽對自己,但那不
是李榮的錯。想到這,少女心中哀歎一聲,決心坦然接受自己的命運。

  「首先,睜開妳的雙眼,這樣弄妳的奶子」

  蘇璃夢看著張縣令把自己的一雙玉臂放在了自己堅挺的玉乳前,要求自己玩
弄自己,這樣疑似自慰的樣子令她絕美的臉蛋是嬌豔慾滴。

  張縣令看著蘇璃夢倔強的眼神和少女現在聽話的配合淫弄,這反差使他更加
興奮。他將自己火熱的肉棒放在少女胸前,而少女也乖乖的擠壓的自己以前從未
這樣碰過的酥胸,用自己完美的身體去侍奉這個胖子。蘇璃夢無力的動作已經滿
足不了張縣令了,他以手蓋住少女正在擠壓自己如春筍般的玉乳,像是在教少女
怎麽做一樣,大力的將蘇璃夢的乳肉向中間擠壓,張縣令激烈的在少女白皙的乳
肉中抽插,炙熱腥臭的肉棒不時頂到少女的唇瓣,「張開嘴,用舌頭舔」少女的
眼中不斷的掙紮,最終還是乖乖張開朱唇,接受肉棒的臨幸,更不時都用粉嫩的
小舌頭,輕輕的舔舐肉棒的馬眼,。蘇璃夢的配合乖巧更刺激了張縣令,他突然
雙手擒住少女的額首,肉棒直接插人少女嘴中,巨大的肉棒在少女的口腔不斷抽
插,少女閉不攏的朱唇不時有口誕流出從口角流出,終于,肉棒直接深入少女的
喉管,火熱的白色液體在少女口中噴發,而此時少女被肉棒頂的幾乎失神,俏眼
翻白,口腔無意識的吞咽白色精液。

  「蘇璃夢,希薊山莊莊主的二徒弟,看不出原來是這樣一個騷貨,哈哈哈!」

  蘇璃夢心神恍惚,「妳怎麽知道的?」

  張縣令看著自己精液中嗚咽說不清話的蘇璃夢,眼中慾火更盛,輕輕移到側
台,將少女翻過身來,讓少女的膝蓋跪在台上,上半身軟軟的趴在台上,嬌臀被
高高翹起。雙手將少女私處的衣裙撕開,細細觀賞著少女嬌嫩的蜜穴,手指輕輕
在小穴中伸縮扣轉,粗糙的手指入侵粉嫩無毛小穴,驚醒了恍惚中的蘇璃夢,少
女終于意識到接下來會發生什麽,「咦,已經濕了,看來妳果然也想被幹吧!」
蘇璃夢眼中露出明顯的抗拒,開始劇烈的搖動高高翹起的香臀,想逃離張縣令的
手指的入侵。酥麻的感覺使蘇璃夢全身一陣抽搐,喉間再忍不住地哼出了聲來,
嫩穴裏頭的媚肉情不自禁地夾緊了張縣令的手指,「這麽想要嗎?騷貨,」張縣
令將火熱巨大的肉棒抵在蘇璃夢蜜穴口,雙手強硬的轉過蘇璃夢的黔首。

  蘇璃夢不情願的看著巨大的肉棒停在自己未經人事的私處,火熱肉棒更是不
停的厮磨少女的小穴。終于蘇璃夢眼睜睜看著嬰兒手臂粗的肉棒一寸一寸的插入
自己的蜜穴中,自己小巧嬌嫩的蜜穴包裹著男人的巨大肉棒,自己的少女花徑被
撐的滿滿的。好漲,好熱,少女不自覺的呻吟起來,嬌嫩的肉壁不停擠壓著入侵
的異物,翹臀更是不斷的搖擺想把它趕出去。張縣令嘿嘿一笑,毫不憐惜的一插
到底,「啊………」這一插實在突然而又猛烈,沖破了少女的處子之身,第一次
就直達少女鮮嫩的花心。蘇璃夢不由心神一蕩,巨大的痛感沖上心頭,一道血迹,
從兩人交合處流出。張縣令不爲所動,火熱的肉棒在蘇璃夢蜜穴裏進進出出,不
時翻出一層媚肉。堅硬的肉棒毫不留情的沖擊的少女嬌軟美好的花心,在少女嬌
嫩的肉壁上磨擦,。

  「啊,啊,啊……………」蘇璃夢隨著肉棒進出,發出一聲聲嬌吟,雙手無
力的癱在台上,嬌軀隨著肉棒的抽插而擺動,緊貼台面的玉峰在冰冷的台面上摩
擦,以前清冷的女俠,現在宛如母狗一般挨肏.

  蘇璃夢高高擡起的翹臀,被張縣令一次一次的拍擊,肉棒深深插入到少女嬌
嫩的小縫中,癱軟的妙曼身姿,成爲他的泄慾工具。巨大堅硬的肉棒一次一次的
插入少女嬌軀的更深處,終究狠狠地頂上了花心,並撞開柔軟綻放的子宮頸,
「不要……停……停下……啊……啊……」蘇璃夢白皙的皮膚漸漸染上情慾的粉
紅色,眼神中春水漣漪,似乎陷入了情慾之中「真是騷啊,那麽快就開始有快感
了,」「不……是的,」蘇璃夢無意識的呻吟辯解,卻又被堅硬的肉棒打斷。

  張縣令突然把蘇璃夢抱直身子,少女修長的雙腿主動盤上了張縣令的腰,纖
纖玉臂也繞在他脖子上,張縣令雙手摟著少女的纖腰,邊幹邊走,蘇璃夢堅挺的
酥胸隨著行走上下擺動,與張縣令的胸膛想厮磨,而少女嬌軀被一抛一插,每次
肉棒都深深的沖入少女蜜穴花心,蘇璃夢忘情的呻吟著,私處肉壁緊緊的包裹著
張縣令的肉棒。

  張縣令終于忍不住了,將蘇璃夢抵在房壁上,雙手緊抱著少女的腰肢,一次
又一次的深深插入,少女的絕美面孔,被壓在冰冷的墻壁上,臉上情慾與痛苦的
神情不斷交織,下體的火熱粗壯刺激蘇璃夢一次又一次的陷入情慾之中。

  忍不住了,張縣令重重一插,肉棒深入蜜穴,少女小穴的緊致不斷壓迫著他
射出這來。蘇璃夢似乎也意識到,「不要……啊……啊……不要」,少女的悲啼
並沒有阻擋肉棒填滿她的小穴一股灼熱刺激著她小穴深處的花心,「啊……啊…
…」蘇璃夢不自覺的發出嬌媚的浪叫,又一次在男人胯下高潮了。

  張縣令看著天色,還很早,肉棒又硬了起來,攬住少女的美妙嬌軀,再次放
在堂台上面,將少女修長的雙腿向前彎曲,擠壓少女的玉乳,「自己拉著,」蘇
璃夢自覺的勾住一雙美腿,自己的小穴徹底暴露在外,張縣令看著剛剛高潮射精
過的粉嫩幼穴誘人的一張一閉,白灼液體從少女小穴中緩緩流出。

  火熱的大手重重拍打在少女的翹臀上,肉棒也再次深深插入少女蜜穴,,每
次插入都令蘇璃夢軟癱的嬌軀不能自主地抽搐著,銷魂的呻吟更是再禁不住地從
少女的喉中發了出來。

  看著胯下婉轉嬌啼的絕美少女極力迎合自己的樣子,張縣令嘿嘿一笑。今天,
還很長。  

久热香蕉在线视频免费青青